夜雨听风

沙雕使我快乐

【寡鹰寡】The Time

  这里是一只小透明鼓起勇气的第一篇文QAQ
小学生文笔
姬友说毫无营养
可能不会有后续
不知道是什么自己写着玩
大概是寡鹰谈心吧
Hail Clintasha!!

时间:布达佩斯事件后
  神盾局.健身房.半夜
  当Clint站在健身房门口时,看到虚掩着的门缝透出暗黄色的光晕。
  推门进去,看见Natasha正双臂环膝,小巧的下巴顶在上面。坐在瑜伽垫上目光略显呆滞的望着前方出神,以至于直到Clint走进屋才发觉,并报以礼节性的微笑。
  “Barton.”
  “Agent.Romanoff”
  Natasha似乎愣了一下,随后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  “看来你还不太习惯这个称呼。”Clint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,身体前倾,双手轻轻交握,温和的笑了笑。
  Natasha含糊的说了一句:“还好,就是有点怪。”
  “习惯就好。”Clint抬起头,注视着正在整理瑜伽垫的Natasha“怎么还不睡?”
  “环境不熟悉而已,你呢?”
  “通宵写任务简报”Clint叹气,弓起的背部放松下来,双手松开,一手放在大腿上,一手随意的扶着椅背,“那玩意真烦人。”
  Natasha听着Clint幽怨的语气,不禁莞尔,换了个坐姿,问:“原来你怕写这个,我听Coulson说你每次都交的挺准时的呀.”
  “那些都是表面现象.”Clint撇撇嘴。
  奇怪的是,不知怎么,两人都沉默了好一会儿。
  “你到神盾局多久了?”以一种委婉的方式切入主题并不是Natasha习惯的方式,但是面对Clint,她却不知怎么开口,为了看起来更随意,她灵巧的站起身,去收理垫子。
  Clint听了问题眯起眼睛,昏黄的灯光在他半垂的眼帘上打转,看不出在思索什么。
  Natasha转过身,目光轻轻落在他的眸上,只觉得很像记忆深处的一个人。
  过了半晌,Clint慢慢抬起眼眸,看了Natasha一眼,动作洋懒的像只猫:“五年。”
  Natasha微微一怔,缓过神:“我以为你睡着了。”
  Clint漫不经心地笑了几声,声音低沉但不沙哑,带着几分苦涩,几分漠然,似乎还有一丝孤傲。并不是刻意表现出来的,隐藏在骨子里,连他自己也没发觉。让Natasha想起走在荒漠上的孤狼,当你搅扰到它时,露出漠然而犀冷的目光:“有点记不清了,抱歉。”
  Natasha眨了一下眼,又眨了一下。最终放弃了一个问题,语气轻飘飘的浑不着力:“那你为什么帮我?”
  Clint抬头,仔细看着她,天蓝色的眸子竟然让Natasha感觉心跳不稳起来,手里卷了一半的垫子落到地上重新散开,过了大概十秒,Clint从座位上缓缓起身,脱离开Natasha投下的阴影,却使他们的距离更近,气息缠绵在一起,伴着旖旎的灯光,显得十分暧昧。
  “有些事没有为什么,或许有,但我也不知道。也许以后,我会想明白。你也是。”
  混浊的咖啡味,带着点甘甜,扑到Natasha鼻腔里,痒痒的。她望着面前的男人,略微昏暗的灯光和过近的距离使他的五官有些模糊,但蓝色的眼睛像星空一般璀璨。
  “如果你错了,相当于引狼入室。”
  “我第一次听人把自己比喻成那种狡猾凶残的生物。”Clint向左挪了一步,离开了Natasha的私人空间,“人都有选择的权力,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像...哦,像普通人那样的幸运,有很多人身不由己。我只是给了你一个选择,答案是你自己填的。”他蹲下身,仔细卷好垫子,递给她,后者并没有注意,于是他把它放到塑料箱里。
  Natasha忽然发现自己竟痴迷于那种低沉的声线,感觉有些醉醺醺的: “你为什么会相信我是那种身不由己的人?”
  “因为我看到了,在你眼睛里。”
  她不禁笑了起来。
  “很俗气的回答是吗,好吧,我是认真的。”
  “我不......不,你不明白,时间是个混蛋,它能改变很多。”
  “如果你放任他改变的话,当然。”
  “我说过了,你可以选。”
  “我累了”Natasha垂下眼帘,“谢谢你陪我进行了一次愉快的谈话,good night,Agent.Barton.”
  Clint目送Natasha离开健身房,心中窜起一股无名之火,他紧紧的咬着牙,微微合了合眼,使自己平静下来。
  神盾局.Natasha寝室
  Natasha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不能入眠。这并不奇怪,即使是大名鼎鼎的黑寡妇,一下子变了阵营,心里总是有点不安。但她睡不着不是因为这个。
  赌气一般将头埋在枕头里,过一会儿又抬起来看一下表,翻个身,掖一掖被子,抓抓头发,Natasha一点倦意也没有。她满脑子都是那个男人。他的声音充满磁性,沙沙的,刮的人耳朵发痒。使她沉醉,着迷。天蓝色的眼睛少见的清澈,却给人深邃的感觉,这两个词很矛盾的用在上面。并不显得高傲,却让人自惭形秽---世上怎会有如此干净明犀的眼神!
  于是Natasha发现自己很不争气的脸红了,并且稳定的心跳开始发生变化。这些也就算了,口干舌燥算怎么回事。
  Natasha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慢慢喝完,以保证最大限度的湿润喉咙。感受着清甜的液体划过喉咙,她满足地轻轻叹气,将玻璃杯放在床头柜上,发出一声并不饱满的碰撞声。右腕上一只小巧精致的女士手表上,秒针用瘦弱的身躯努力刷着自己的存在感,于是Natasha决定给它一些关注:零晨一点零九分三十七秒,距离起床还有四小时二十分二十三秒,哦不,是二十秒。
  所以,必须睡觉了,想起那双眼睛,Natasha心里一阵柔软,大名鼎鼎的Black.Widow笑得像个情窦初开的高中生。

评论(1)

热度(29)